English Chinese
Hong Kong Health Insurance News
Please fill in your Please select one
Please Choose your
 
Get Quote Now!

如何避免醫療保險不獲賠償 – 被拒絕後該怎辦?

Categories:Health Insurance, Healthcare, Hong Kong, Maternity, Medical Insurance, News |Published on May 20, 2013

每一個人都有要看醫生的一天,而費用絕對不會小,我們需要醫療保險的保障。但當你需要保障時,保險公司卻對你說不可以?相信很多人因為醫療保險索賠被拒絕而措手不及。

資料不全導致索償失敗

事實上,只要受保人小心地提出索償,很多申請根本不應該被拒絕,例如醫療保險經常因為資料不足而被拒索償。投保人在提交申請前,應該預先做好準備,檢查清楚申請表上的資料,確保一切準確無誤,並將所有文件準備妥當,例如由註冊醫生發出的醫生紙、報告和有關的證明文件,詳情列明重要的資料,例如求診日期、病徵和醫生的簽署,加上賠償申請表。

有條不紊的文件整理工作將助你成功申請索償。所有人都應該將自己的病歷和醫療保險有關的所有文件都備份保留下來,當保險公司拒絕您的申請時,這些文件將成為佐證。

此外,受保人亦應該了解醫療保險的條款。許多受保人並沒有細閱醫療保險計劃提供的手冊,所以他們根本不熟悉計劃的內文,對計劃詳情了解不足導致許多上訴案例。受保人應該在投保前了解清楚計劃的保障範圍。

被拒絕後該如何是好?

首先就是向醫生求助,因為醫生為患者的健康著想,根據他們的專業判斷,決定患者接受那些療程,受保人應該請主診醫生聯繫保險公司,確保他們可以成功上訴。每個醫療保險計劃都有明確的上訴程序,受保人必須嚴格遵守,受保人可能只有有限的時間提出上訴,例如60天,在申請的過程中,受保人可以先致電投訴,再書面提出上訴。

上訴的方法分為內部和外部兩種。內部申訴是向保險公司提出上訴,外部申訴是向保險業監理處或其他監管機構提出上訴。內部上訴是上訴程序的第一步,受保人需要提供大量資料,使保險公司重新考慮其決定,假如受保人提出外部上訴時,換言之內部申訴已失敗,保險公司將不再考慮你的上訴。許多國家立法規管保險申訴的上訴,規定在某些情況下,你有權請獨立的專家審查你的上訴。假如上訴的結果對你有利,你的保險公司不能拒絕你的索償。

法律保障受保人索償的權利

大多數國家已立法授權病人可以重新審核醫生所下的醫療決定,越來越多國家更立法保證病人有權向獨立審查機構或政府機構就某些與病人病情無關的決定上訴。可惜並非所有醫療保險計劃都受法律保障,特別是自資醫療保險(即由雇主支付醫療費全數)即不受國家法律保障。假如你的醫療保險不是自資,你應該與您的醫療保險機構聯繫,確定你的醫療保險計劃是否得到法律保障。

當你的索償被拒絕後,最重要就是要向正確的人選提出索償。你可以向你的醫療保險計劃的負責人索取他們的名稱和電郵地址,透過已認證的安全電郵地址發送索償,可以減低因資料不足或有誤對索償帶來的影響。

Back To Top


養兒防老難上難?

Categories:Health Insurance, Healthcare, Hong Kong, Maternity, Medical Insurance, News |Published on May 20, 2013

多年前,香港某間知名銀行播出電視廣告,由著名的香港滑浪風帆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主演,她在廣告中表示在香港供養一名孩子需要花費高達400萬鉅額港元,廣告一播出後,立即在當時引起社會的廣泛討論,因為四百萬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不少新婚夫婦更因此紛紛決定要重新考慮生育大計。到底現時在香港供養子女是否如此艱難?

政府免稅額一加再加

現時香港政府為香港家庭提供的補助主要為已婚人士免稅額和子女免稅額,2012年的已婚人士免稅額為240,000,而每一名子女可享63,000子女免稅額,與二零零六年的40,000子女免稅額相比,增幅超過五成,換言之有子女的香港家庭每月可減免7250元。

可惜免稅額完全不足以資助香港家庭每月養育一名子女的開支,首先一般私家醫院的分娩套餐約二萬至五萬不等,因為私家醫院往往採取病房分級制,按病房質素收費,造成不同套餐的收費可以相差一至兩倍,加上醫院往往就不同的項目額外收費,首先所有分娩套餐均額外收取醫生或麻醉科醫生的服務費,本地孕婦一日三餐的膳食亦不包括在套餐的費用內,假如孕婦不幸發生意外,需要接受急救,事前的治療和事後的護理亦需要額外收費,因此孕婦一定要預先了解清楚分娩套餐的收費詳情再行選擇,更理想的做法是透過孕婦保險將風險轉嫁給保險公司,以免蒙上不必要的損失。

教育需要鉅額開支

事實上,家庭將最大的開支用在子女的教育之上。根據教統局在二零一二年公佈的資料,全港九百多間幼稚園都屬於私營教育機構,其中有近七成增加學費,眾多學校加價一成或以上,耀中國際學校及耀中幼稚園仍然蟬聯全港最貴幼稚園,它的全日制幼兒班全年收取超過十三萬元學費,而全港最便宜的全日制幼兒班一年亦需要三萬元學費,再加上由一至二千元不等的書薄費,還有不可或缺的校服鞋襪、交通費和膳食費等雜費,開支相當驚人,而且學費愈貴的幼稚園,學位競爭更激烈。換言之,即使父母有能力負擔高昂學費,子女也未必可以成功考入心儀的學校。

興趣班變無趣班

現時不少家長要求自己的子女報名參加不同的興趣班及課外活動,例如音樂、繪畫、舞蹈與外語等,從而強化子女的履歷表,有更大成功率可以考入心儀的學校,已經有調查顯示,每名香港小學生同時參加近3個不同與正規課程無關的興趣班,導致他們放學後的生活非常忙碌,香港大學的的調查顯示,中小學生的家長每年花費超過9,800元為子女報價興趣班上;而小學生的情況更嚴重,每年花在興趣班的開支高達1.4萬元,平均同時參加2.9個興趣班。這個情況引起不少教育工作者的擔憂,因為家長將本應替子女減壓,發展潛能的課外活動視作升學的條件,令學生無法寓學習於娛樂,假如學生考不上心儀的學校,對他們的自信將造成沉重的打擊,而家長花上鉅額金錢於興趣班上,卻無法幫助子女建立自信,興趣班頓變「無趣班」,浪費家長和子女的時間與金錢。

中產再淪夾心

雖然香港學生資助辦事處為有經濟需要的中小學生提供學校書簿津貼、車船津貼和上網費津貼,補貼他們日常生活的所需,並有助他們的父母減輕家庭開支,但津貼無法惠及不符資格的中產家庭,他們每年都要按時交稅,只享有每月7250元的免稅額,沒法為子女申請政府經濟津貼,更要獨力應付往屋的需要,包括租或供私人樓,因此不少中產家庭有了孩子後的生活也會百上加斤。

雖然香港擁有全球知名的優秀醫療機構,可確保有意為人父母者可以安全誕下健康的孩子,香港優質的教育亦能夠將他們作育成材,但高質素同時意味高昂的費用。現階段政府為不同階層的家庭提供不同程度的開學津貼,但不是所有家庭也可以受惠,受惠的家庭亦不一定得到全面的補貼,社會必需要思考如何援助弱勢社群和中產階層,定下長遠的政策,目標在於確保來自不同階層的孩子,也可以得到必需的支援,防止“跨代貧窮”影響他們的生活,培養下一代開創健康快活的生活。

Back To Top


Delivering a Baby in Hong Kong

Categories:China, Health Insurance, Hong Kong, Maternity, Medical Insurance |Published on May 20, 2013

“Everything changes when you have a baby,” is how many people describe giving birth. And they literally mean everything. While giving birth is the most natural process in the world, and has obviously remained relatively unchanged for for thousands of years, expectant mothers today should be prepared for any type of complication.

Fortunately, mums-to-be in Hong Kong have access to some of the best maternal and infant care in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Accor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ong Kong’s infant mortality rate is the fourth-lowest in the entire world. And these lucky babies are likely to have a long life ahead of them as Hong Konger’s life expectancy is now the rated the second highest in the world.

Hong Kong’s status as a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SAR) of China puts it in somewhat of a unique position. Many expectant mothers who would like to get a Hong Kong passport or Home Return Permit for their children will give birth in the SAR, which has put a serious strain on maternity hospitals in Hong Kong. This has become a hot button political issue and the Hong Kong authorities have made efforts to clamp down on clear abuses of the system, but these have not always been successful. The China Daily newspaper recently reported that nearly half of all children born in Hong Kong were born to mainland mothers.

Health care in Hong Kong is supplied by both the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 On the public side, Hong Kong has around four dozen publicly funded hospitals, as well as over 70 clinics and other health centers, which are managed by the 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 (which then reports to the Secretary for Food and Health). These public institutions provide low-cost subsidized care to Hong Kongers as well as visitors and expatriates.

Due to the policy and overcrowding issues associated with maternity care, the Hospital Authority has created a tiered system for “eligible,” “non-eligible,” and “private” charges.
“Eligible” Hong Kong residents delivering in public hospitals in the general ward are entitled to very low-cost delivery – as low as HKD100. “Non-eligible” patients are generally those without Hong Kong residency. According to the Hospital Authority, the minimum charges for giving birth for “non-eligible” mothers (that have a made a reservation at the maternity ward) is HKD $39,000. This cost includes three days and two nights in a public ward, a check-up, as well as the delivery care services. Those with no booking will be charged at least HKD $90,000, although part of the charges may be refunded if the mother can later claim eligible status. Bear in mind that reservations at Hong Kong’s top maternity wards can be very tough to come by, and priority always goes to “eligible” Hong Kong resident patients, so start planning early!

Hong Kong’s twelve private hospitals serve wealthier local residents and, increasingly, Chinese mainlanders. Private hospitals in Hong Kong follow the UK’s “Trent” accreditation system, and also have partnerships with hospitals in Canada. The facilities in Hong Kong’s top private hospitals are justly regarded as among the best in the world, but they are definitely not cheap. The cost of giving birth in a private Hong Kong clinic starts at about HKD $100,000 and can quickly go upwards from there. Complications, private rooms and various types of anesthetics can quickly increase costs and medical bills upwards of HKD $250,000 are not unheard of. Furthermore, costs may be incurred when booking a delivery during an “auspicious” time. In addition to the cost, high demand for hospital beds in maternity wards (mostly from mainland Chinese) means that a reservation is crucial. The famed Matilda hospital on the Peak appears more like a luxury hotel than a maternity ward and even the hospital food is catered by the Shangri-la hotel chain; again, a reservation is critical!

Of course, an international 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 plan may help you to offset the costs of maternity care, childbirth, delivery and neonatal care. There are myriad options on the market and each plan is different, so it’s worth talking to friends and advisors about what might work best for you. Furthermore, planning ahead is critical to ensure a smooth hospitalization and delivery process. Not only are there waiting periods to consider before you can receive coverage from an insurer, but the incredibly high current demand for maternity beds cannot be exaggerated, in spite of the rapidly increasing costs of childbirth in Hong Kong.

However, with the correct preparation, you can breathe easy while delivering in Hong Kong, because you’re in one of the safest places in the world to have a baby.

Back To Top


人口老化成大勢,港人應自力更生

Categories:Health Insurance, Healthcare, Hong Kong, Maternity, Medical Insurance, News |Published on May 20, 2013

新任特首梁振英在上任前,已經指出香港正面對因人口老化而來的嚴重威脅,因此早在他競選時,已經提出多項政策,包括提高首名子女個人免稅額至8萬港幣,擁有超過二名及以後子女將享有達10萬港元的免稅額;實施15年免費教育並設立侍產假,凡此種種旨在鼓勵香港市民生育,避免香港受人口老化所累,失去競爭力。

人口加速老化,生育持續偏低。

無容置疑,港人的平均壽命隨著醫療科技進步和生活環境改善,而進一步延長,但壽命延長的同時,港人愈來愈傾向遲婚並且不願意生育,導致人口老化的問題日趨嚴峻,如今情況已經日漸改變。

統計處的數據顯示香港人的年齡中位數已經由2001年的 36.7歲上升至2011年的41.7歲,預期由於出生率和死亡率持續低落,距今10年後年齡中位數將會高達約50歲。由於15歲以下兒童比例下降與65歲及以上長者比例上升,人口老化逐漸成為社會大勢。

同時由於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已經改變,兩性機會日漸平等,女性擔當家庭主婦的傳統角色已日漸衰退,越來越多女性進入大學,隨著男女就學的機會均等,女性在職場上的地位更形重要,其中一個影響是香港男女開始有晚婚的趨勢,統計處的研究指出現時香港男性初次結婚的年齡已經由三十年前的二十七歲增加至今天的卅一點二歲;而女性初次結婚的年齡中位數亦由二十三點九歲增加至廿八點九歲,可見遲婚在香港已經越來越普遍,尤其以女性為甚。

教育水平提高反映擁有大學學歷的人士越來越多,公私立大學,加上海外和其他大專教育,例如副學士和高級文憑等,進一步導致年輕人首次入職的年齡提高,連帶推遲首次結婚的年齡,家計會早前的調查亦指出,2011年男女理想的結婚年齡分別為27.4歲及29.5歲,比2010年政府統計處公佈的實際結婚年齡遲了1.69年。此外,調查亦顯示香港人平均理想子女的數目由1991年的1.85名減至去年的1.45名,反映香港人生育意願降低,事實上,生育年齡隨結婚年齡降低,香港今天已成為全球公認生育率最低的地區之一,統計處預期總和生育率將由2010年每千名女性對1108名活產嬰兒,下降至2039年的936名,數字將遠低於每千名女性生育2100個子女的更替率,而且鑑於女性在職場上逐漸有機會可以獨當一面,再加上社會風氣改變,社會開始接受一胎化,凡此種種,對香港的出生率和人口老化構成重大的影響。

全球人口老化再造社會生態。

西方國家夫婦與30年前比決定更遲才有孩子。在80年代,婦女平均在20歲成為母親,但今天更多人到三十歲左右才生下第一胎。這個改變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源自財務壓力,很多情侶廝守多年,來準備他們的童話式婚禮,除非他們找到更好的方法去運用自己的積蓄,例如教育孩子或添置傢俱。

全球人口逐漸老化,在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一代已經陸續退休,中國的一孩政策加上全球的發達世界傾向成立小家庭,導致年齡分佈逐漸失衡。在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士一方面致力協助他們的孩子實現夢想,另一方面亦為退休作好準備,確保自己可以在退休後輕鬆享受生活。

對來自發達國家的人士而言,只要立即採取行動,其實為時未晚,但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家庭則急需來自社會和國家的援助,從而改善退休生活。老人家的社會保障計劃始終需要有人負責,假如社會沒有足夠的年輕勞動力支持社會保障系統,老人家又如何安享晚年?假如你和你的伴侶打算擁有孩子,我們認為你們要注意全球文化改變和人口趨勢構成的影響,我們建議你們在擴大家庭成員前,先考慮五個問題。

高齡父親有較大機率將基因疾病遺傳給自己的子女。

最近一項在冰島進行的研究,對基因突變的成因提出了挑戰傳統的新觀點,它指出母親的年齡是影響兒童患上自閉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的主要因素。研究發現,男性年紀較大後成為父親會有更大可能性將基因突變導致的疾病遺傳給後代,例如自閉症和精神分裂症。這個觀點與較過去的觀察更為吻合,就是年邁父親生下的孩子較有可能患上自閉症和其他疾病。

事實亦證明高齡產婦的兒童更有可能染色體異常,例如唐氏綜合症,研究發現幾乎所有新的基因突變來自父親。研究更顯示高齡父親會遺傳更多突變基因。一位40歲的父親比20歲的父親可能會遺傳三倍或以上的突變基因予他的子女。40歲父親的子女亦有三倍高的可能性患上精神分裂症,並有兩倍高的可能性患上自閉症。傳統的研究指出高齡產婦較有可能生下患上慢性疾病的孩子。這一個研究挑戰了以上的論點,它指出只有患上唐氏綜合徵的風險隨孕婦的年齡增加。

高齡產婦擁有更”健康快樂”的子女?

與越早生孩子越好的男士相比,婦女就基因學而言,似乎隨著年齡的提長而改善。除了患上唐氏綜合症和併發症的風險外,英國的研究顯示高齡產婦的子女發展語言和社交技能的速度更快,而且更少往醫院接受治療。雖然仍然無法免除潛在的風險,但這項研究仍提供了一線希望,醫療保健專家一般只強調高齡懷孕的風險,但事實上似乎並不全是壞事。

顯而易見高齡產婦一般都受過更好的教育,有較高的家庭收入,更可能已結婚,所有這些因素有助兒童成長,而一名20歲的母親相對比較缺乏生活經驗和不成熟,嬰兒面對問題時,往往需要他人協助解決問題。另一方面高齡產婦可以較熟練地解決問題,有更加時間養育她們的子女,而且因為她們一般都比較富裕的關係,所以她們也更容易僱請保姆,導致她們因工作而忽略了孩子的需要,其中一個影響是子女擁有保姆的口音而不是他們父母的口音。

過胖的父母亦對子女有不良影響。

高齡產婦往往較容易超重,從而危險子女的健康,有研究顯示過重和超重的孕婦比一般孕婦高65%和163%生下過重的嬰兒。過重的嬰兒出生時有較大機率患上併發症,同時長大後亦更有可能患上痴肥。此外超重同時會增加患上老人癡呆症的風險,特別是在中年開始痴肥的人士,有長達十年的研究顯示過重者的認知能力比正常人的下降速度快22%,所以有意生孩子的人士必須要小心體重。亦有研究指出肥胖孕婦的嬰兒比一般孕婦的嬰兒有更大機率會夭折。

全球越來越人患上與肥胖有關的併發症和慢性病,甚至致命,無論是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的人民皆不能幸免。在懷孕期間控制飲食並不等如節食,事實上最不應該在懷孕時節食,孕婦應該均衡健康地飲食,飲食過量會增加孩子超重的可能性,而飲食不良,同樣會影響子女發育,換言之孕婦個人的健康不止短期內影響自己,長期更會影響一家人的健康。
服用避孕藥後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恢復。

科技發展使避孕技術層出不窮,有越來越多新設備可供選擇,其中最常見的是女性口服避孕藥,方便使用,價格低廉,既容易購買,更容易停止服用,通常只需要幾個月就可以恢復到正常的生育水平。但亦有婦女經歷使用避孕藥後的副作用,例如失去性慾,情緒低落以及增加性交時的不適感。可幸沒有副作用是永久性的,戒菸丸亦有助更快恢復身體狀態。 請記住,雖然停止服用避孕藥使婦女回復正常的生育能力,但現實上生育能力會隨著年齡增加而減少,特別是自36或37歲開始,逐漸下降,所以太遲開始計劃懷孕的夫婦可以會面對難以懷孕,甚至無法受孕。

婦產科費用高昂, 特別是患上併發症的孕婦。

今天越來越多國家擁有很便宜的公共產科服務,產房的質素亦很高,但往往需要大排長龍。由於絕大多數孕婦屬於正常分娩,並沒有併發症,因此越來越多人選擇在家分娩並接受助產士協助。畢竟懷孕不是任何新的或罕見的疾病,人們一直成功分娩許多年。但即使你成功分娩,醫院的費用仍然很高,生育醫療保險可以有效解決你決定要孩子時面對的財政困難。但要記住生育保險往往設有等待期,你應該考慮到這一點,再適時停止服用避孕藥。假如你太早停止服藥,你可能會因為太早懷孕而無法得到保險保障分擔分娩費用,面對嚴重的財務困境。

今天社會科技的長足發展,使醫療保健服務相當發達,既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安全的時代,亦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困難的時代。誰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度爆發金融危機?的誰可確保下一代有乾淨的空氣和豐富的自然資源繼續建設,創新和發展?雖然沒有人希望世界變得難以生存,但同時無人可以預測未來。因此我們更需要深思熟慮,做好準備,確保自己和下一代可以享有最優秀的醫療服務。

Back To Top


內地孕婦改變香港社會

Categories:China, Healthcare, Hong Kong, Maternity, News |Published on May 20, 2013

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已一躍成為香港最熱門的議題,備受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為了響應港人保障本地孕婦的強烈訴求,香港政府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推出新政策針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新政策旨在使本地孕婦有權優先使用香港公立醫院的婦產服務,確保港人母子得到妥善照顧之餘,更令香港醫療系統有能力服務來港產子的外來孕婦,杜絕外地孕婦在臨盆前趕到急症室分娩的危險行為。

要了解香港政府為何要一再限制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我們要先明白為何內地孕婦千里迢迢來港產子。

內地孕婦來港原由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主因在於內地政府一直嚴格執行計劃生育,俗稱「一孩政策」,限制城市與農村的夫婦只能生育一名孩子,而超生的嬰兒需繳交數以十萬人民幣計的鉅額社會撫養費,而香港的公私營醫療機構只徵收約4至7萬港幣,相對而言十分便宜,因此不少內地夫婦選擇在港產子,避免繳交超生後的鉅額罰款。

加上香港擁有舉世知名的優秀醫療系統,醫療設備齊全外,更培訓出專業的婦產科醫生,他們醫術精湛而且態度親切,可以確保孕婦和嬰兒得到最周全的照顧,因此不少內地夫婦慕名來港產子,加上內地人在港出生的子女將自動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內地夫婦可藉此申請單程證來港照顧子女,從而享有香港各式各樣的社會福利,包括法律保護、九年免費教育、綜援、公屋、公立醫院及多國免簽證等,改善生活。

2001年終審法院就《莊豐源案》作出的判決更為內地孕婦大開方便之門,為她們打開來港產子之路。事緣莊豐源的中國籍父母持雙程證來港探親,並逾期居留至誕下莊豐源,最終被捕。當時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第24條裁定港府敗訴,法庭認為即使莊豐源的父母並非香港居民,莊豐源仍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自此所有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均可享有居港權,父母是否份屬香港永久居民已不再重要。港府引用保安局的數字指自97年回歸至01年6月為止,只有約2, 200名內地夫婦所生的嬰兒,認為只要有效防堵非法入境者即可輕鬆處理問題,嚴重輕視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需求。

「自由行」就是內地夫婦來港產子最大的催化劑。自2003年全球爆發沙士後,香港因沙士而死的人數冠絕全球,嚴重打擊香港旅遊業,繼而有五十萬人參與七一遊行,表達對特首董建華施政失誤的不滿。為了安撫香港市民,中央推出港澳個人遊,簡稱「自由行」,容許中國大陸居民以個人旅遊的形式前往香港購物和消費,刺激香港經濟,在當年春節黃金周過後,香港錄得高達44.4億元旅遊收益。「自由行」同時為內地孕婦大開方便之門,使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數字急劇增加,研究顯示在2009年1到6月,內地孕婦在香港誕下16724名嬰兒,佔香港出生嬰兒總數的44%。

透過以上的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發展史,我們可以看到港府才是最大的推手,它直接或間接地鼓勵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最終導致大量內地孕婦來港。到底內地孕婦為香港帶來什麼影響?

內地孕婦衝擊香港醫療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最為人垢病的是她們的數量過於龐大,霸佔公立醫院的床位,使本地孕婦不能依時順利預約產前檢查,更遑論預約床位產子,嚴重剝奪本地孕婦權益。有本地孕婦在社交網站facebook開設「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10萬人Like畀政府睇!」群組,並發起千人大遊行抗議本港婦產科服務「超載」,產婦往往要輪候四個多小時才能接受檢查,與數年前相比增加逾三倍,影響本地孕婦的安全。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手法更加層出不窮,已經有不少內地孕婦「自由行」來港,逾期居留至臨盆再直接往急症室產子,既為急症室帶來不必要的工作壓力,影響公立醫院的服務質素,更同時危害孕婦和嬰兒的性命安全,因為她們往往沒有接受任何產前檢查,萬一有任何問題也無從得知,此外不少孕婦篡改預產期月份,扮早產提早入院分娩,最近更有內地孕婦在港犯法判監繼而留港產子,懲教署數據指今年一月已有8名在囚內地孕婦,其中5名可能會在服刑期間產子。

但內地孕婦造成的最大問題在於「走數」。醫管局2010至2011年度的財政報告顯示,截至2011年3月底累積盈余達八十六億七千零六百萬元,較前一個年度的盈余增長近一成,可惜涉及應收帳目的呆壞帳卻高達四千二百六十九萬九千元,比前年度三千四百四十七萬一千元呆壞帳激增逾兩成三,其中逾百分之五十四呆壞帳涉及非符合資格人士,數目高達二千三百二十三萬元,較前年度急增八成七。醫管局承認雖然已採取行動追收欠款,但成功收回的機會不大,白白浪費了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

醫管局出招限制

為了舒解內地孕婦對香港醫療制度造成的衝擊,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執行婦產科服務中央預約制度,規定所有孕婦,包括打算來港分娩的內地孕婦,必須先行預約本地醫院的床位並接受產前檢查,制度旨在預留足夠的名額給本地孕婦,確保她們可以享有周全的婦產科服務,非本地孕婦可以預約登記餘額,換言之在名額爆滿後,醫管局便會中止非本地孕婦的預約申請。透過新制度,醫院可以更有效分配醫療資源,為本地孕婦與其嬰兒提供最周全的照顧。

醫管局亦進一步提高非本地孕婦產科套餐服務的最低收費,現在已預約的人士要繳付39,000元,而沒有預約的人士需支付48,000元,孕婦更必須在首次預約時繳交費用全數才能確認預約。私營醫院亦全力支持並配合政府的政策,向已預約登記及繳交住院訂金的人士發出預約確認通知書。

入境事務處更進一步加強對所有非本地孕婦作出入境檢查,特別是處於懷孕後期的孕婦,任何懷孕約七個月(即28週)或以上的婦女將被視為懷孕後期。假如入境人員懷疑內地孕婦來港的目的在於在港分娩,入境人員會要求她們出示由本港醫院發出的預約確認書,若未能出示確認書,入境人員將聯同醫護人員判斷是否批准她們入境,入境處有權拒絕內地孕婦入境。

現行政策存在爭議

雖然針對內地孕婦來港的新政策已漸見成效,但社會各界仍然就它的發展和內容持續辯論。新政策將港人的中國籍妻子與雙非孕婦(指該孕婦的孩子的父母均不是香港人)一視同仁,導致有港人的中國籍妻子因急症送院診治並分娩,最終被視作衝關個案處理,按規定徵收十一萬醫療費,一家人的生活頓時陷入困境。而且新政策只針對內地孕婦,外籍孕婦卻得以豁免,招致有歧視內地孕婦之嫌。

中港家庭的丈夫份屬香港永久性居民,其中國籍妻子將會在婚後在港生活,與其建立家庭,只要兩人透過合法途徑結婚,她們不應該與來港只為產子的內地孕婦混為一談,中港家庭的孩子亦應該享有與其他港人子女一樣應有的權利,但新政策一刀切的做法並沒有體諒到中港家庭的實際需要,實有不公之處。

再者人口老化在香港已經是大勢所趨,難以扭轉。調查顯示香港人口的年齡中位數由2001年的36.7歲快速上升至2011年的41.7歲,預計到2041年65歲或以上的長者將佔香港總人口30%,到時平均每3.3人中便有一人屬長者,可見香港未來幾年的人口將加速老化。內地孕婦的子女正正將會成為香港未來發展的棟樑,他們既可以為香港在競爭日漸激烈的全球經濟提供不可或缺的年輕勞動力,更有助供養日後香港日漸老化的人口。

從經濟角度分析,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為香港帶來龐大的經濟利益。婦產科服務本來就比絕大部份醫療服務複雜而且嚴謹,由產前檢查到產後坐月,這些服務難以長時間佔用香港的醫療設施及人力資源,但孕婦卻必然會留港消費,再陪侍孕婦生產的丈夫與其親人皆會在香港花費,再加上嬰兒出生後,需要為其購置食品和其他日用品,特別是奶粉,內地人來港大肆搶購奶粉已經皆知巷聞,由此可見內地孕婦對香港經濟有一定程度的貢獻,但最大的難度在於如何有效防止孕婦偷渡來港產子或拖欠婦產科費用。

港府已叫停2013年內地孕婦配額

鑑於內地孕婦在公立醫院分娩的數目一直有增無減,港府在2010年將內地孕婦在公立醫院產子的配額限制到10000名,但2011年在香港公立醫院出生的人數仍然超過 45,000名,嚴重超出公共醫院的負擔能力範圍之內,因此港府吸收經驗,在2012年將有關的配額大幅削減至3400名,雖然公立醫院的配額遠低於2010年的水平,仍然迅速爆滿,最終港府宣佈由下屆特區政府決定2013年香港私立醫院內地孕婦的配額,換言之明年內地孕婦暫時無法在香港公私營醫療機構分娩。

Back To Top


Recommend This Site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Home | Plans | Coverage | Information | Insurers | News | Contact | Terms and Conditions
Copyright © 2013 Hong Kong Health Insurance,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insurance through this website is arranged by Pacific Prime Insurance Brokers
PPIB is a registered member of Professional Insurance Brokers Association Limited of Hong Kong, registration 0201.
Hong-Kong-Health-insurance.com is wholly operated and owned by PPIB

All insurance is arranged by Pacific Prime Insurance Brokers (PPIB), which is a registered member of the Professional Insurance Brokers Association Limited of Hong Kong. HONG KONG HEALTH INSURANCE is wholly operated and owned by PPIB.

Pacific Prime International Brokers
Units 5-11, 35th Floor, One Hung To Road, Kwun Tong, Hong Kong
Licensed by PIBA

Hong Kong Health Insurance (HKHI) is a marketing channel for Pacific Prime International Brokers.

 

[ Close ]

Please leave your Name, Email Address and Question here. We will endeavor to respond to your query as soon as possible. For immediate assistance please fill in the short form at the top of this page, or contact one of our expert advisors.

For additional information about our inter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questions, please click here.

Name:
Fill in your name
Email:
Fill in your email
Contact Number:
Fill in your number
Questions:
Fill in your question
Submit